云网古诗词大全
元稹

元稹

唐代

字:微之

元稹(779年-831年.或唐代宗大历十四年至文宗大和五年).字微之.别字威明.唐洛阳人(今河南洛阳).父元宽.母郑氏.为北魏宗室鲜卑族拓跋部后裔.是什翼犍之十四世孙.早年和白居易共同提倡[新乐府".世人常把他和白居易并称[元白".

1042

生平


元稹(zhěn)字微之,又字威明,唐代诗人。8岁丧父,母郑贤能文,亲授书传。15岁以明两经擢第,21岁初仕河中府,25岁与白居易同科及第,并结为终生诗友。元稹登平判科(旧称元稹登书判拔萃科,有误)[2],授秘书省校书郎。28岁列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第一名,授左拾遗。举明经书判入等,补校书郎。元和初,应制策第一。元和四年(809年)为监察御史。因触犯宦官权贵,次年贬江陵府士曹参军。后历通州(今四川达州市)司马、虢州长史。元和十四年任膳部员外郎。次年靠宦官崔潭峻援引,擢祠部郎中、知制诰,为时论所非。长庆元年(821年)迁中书舍人,充翰林院承旨。次年,居相位三月,出为同州刺史、浙东观察使。大和三年(829年)为尚书左丞,五年,逝于武昌军节度使任上。年五十三卒,赠尚书右仆射。元稹是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和中坚力量,与白居易齐名,世称“元白”,诗作号为“元和体”。其诗辞浅意哀,仿佛孤凤悲吟,极为扣人心扉,动人肺腑。元稹的创作,以诗成就最大。其乐府诗创作,多受张籍王建的影响,而其“新题乐府”则直接缘于李绅。作有传奇《莺莺传》,又名《会真记》,为后来《西厢记》故事所由。有《元氏长庆集》60卷,补遗6卷,存诗八百三十多余首,收录诗赋、诏册、铭谏、论议等共100 卷。

创作风格


他非常推崇杜诗,其诗学杜而能变杜,并于平浅明快中呈现丽绝华美,色彩浓烈,铺叙曲折,细节刻画真切动人,比兴手法富于情趣。乐府诗在元诗中占有重要地位,他的《和李校书新题乐府十二首并序》“取其病时之尤急者”,启发了白居易创作新乐府,且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缺点是主题不够集中,形象不够鲜明。和刘猛、李余《古乐府诗》的古题乐府19首,则能借古题而创新词新义,主题深刻,描写集中,表现有力。长篇叙事诗《连昌宫词》,在元集中也列为乐府类,旨含讽谕,和《长恨歌》齐名。其铺叙详密,优美自然。元诗中最具特色的是艳诗和悼亡诗。他擅写男女爱情,描述细致生动,不同一般艳诗的泛描。悼亡诗为纪念其妻韦丛而作,《遣悲怀三首》流传最广。 在诗歌形式上,元稹是“次韵相酬”的创始者。《酬翰林白学士〈代书一百韵〉》、《酬乐天〈东南行诗一百韵〉》,均依次重用白诗原韵,韵同而意殊。这种“次韵相酬”的做法,在当时影响很大,也很容易产生流弊。元稹在散文和传奇方面也有一定成就。他首创以古文制诰,格高词美,为人效仿。其传奇《莺莺传》(又名《会真记》)叙述张生与崔莺莺的爱情悲剧故事,文笔优美,刻画细致,为唐人传奇中之名篇。后世戏曲作者以其故事人物创作出许多戏曲,如金代董解元《西厢记诸宫调》和元代王实甫《西厢记》等。元稹曾自编其诗集、文集、与友人合集多种。其本集《元氏长庆集》收录诗赋、诏册、铭谏、论议等共100卷。事迹见新、旧《唐书》本传。今人陈寅恪有《元白诗笺证稿》,卞孝萱有《元稹年谱》,周相录校有《元稹集校注》,冀勤有《元稹集》。

情感世界


元稹为人刚直不阿,情感真挚,和白居易是一对好友。白居易这样评价元稹“所得惟元君,乃知定交难”,并说他们之间的友谊是“一为同心友,三及芳岁阑。花下鞍马游,雪中杯酒欢。衡门相逢迎,不具带与冠。春风日高睡,秋月夜深看。不为同登科,不为同署官。所合在方寸,心源无异端。”而元稹对白居易关心,更凝结成了千古名篇《闻乐天授江州司马》。



除了流芳千年的“元白之谊”,元稹和妻子韦丛的半缘情深也为人津津乐道。



唐德宗贞元十八年(802年),太子少保韦夏卿的小女儿年芳20的韦丛下嫁给24岁的诗人元稹。此时的元稹仅仅是秘书省校书郎。韦夏卿出于什么原因同意这门亲事,已然无从考证了,但出身高门的韦丛并不势利贪婪,没有嫌弃元稹。相反,她勤俭持家,任劳任怨,和元稹的生活虽不宽裕,却也温馨甜蜜。可是造化弄人,唐宪宗元和四年(809年),韦丛因病去世,年仅27岁。此时的31岁的元稹已升任监察御史,幸福的生活就要开始,爱妻却驾鹤西去,诗人无比悲痛,写下了一系列的悼亡诗。最著名就是:



《离思五首》【其四】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用世间至大至美的形象来表达对亡妻的无限怀念,任何女子都不能取代韦丛。



《遣悲怀三首》【其二】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遣悲怀三首》作于韦丛去世后两年。虽然就在同年,元稹即在江陵府纳了妾,有些言行不一,但是他对韦丛的感情是真挚的。我们不能用王维终不再娶的标准来衡量每个人。



是的,也许我们无法像元白那样风雅相深,但可以学习他们的患难与共;也许我们无法拥有像韦丛一样的贴心爱人,但可以像他们一样去关心身边的人。

元稹的诗文

饮新酒

唐代元稹

闻君新酒熟,况值菊花秋。
莫怪平生志,图销尽日愁。

古决绝词

唐代元稹

乍可为天上牵牛织女星,不愿为庭前红槿枝。

七月七日一相见,相见故心终不移。
那能朝开暮飞去,
一任东西南北吹。
分不两相守,恨不两相思。
对面且如此,
背面当可知。
春风撩乱伯劳语,况是此时抛去时。

握手苦相问,竟不言后期。
君情既决绝,妾意已参差。

借如死生别,安得长苦悲。

噫春冰之将泮,何予怀之独结。
有美一人,于焉旷绝。

一日不见,比一日于三年,况三年之旷别。

水得风兮小而已波,笋在苞兮高不见节。
矧桃李之当春,
竞众人而攀折。
我自顾悠悠而若云,
又安能保君皑皑之如雪。
感破镜之分明,睹泪痕之馀血。

幸他人之既不我先,又安能使他人之终不我夺。
已焉哉,
织女别黄姑。
一年一度暂相见,彼此隔河何事无。

夜夜相抱眠,幽怀尚沉结。
那堪一年事,长遣一宵说。

但感久相思,何暇暂相悦。
虹桥薄夜成,龙驾侵晨列。

生憎野鹤性迟回,死恨天鸡识时节。
曙色渐曈曈,
华星欲明灭。
一去又一年,一年何可时彻。
有此迢递期,
不如死生别。
天公隔是妒相怜,何不便教相决绝。
译文

遣悲怀三首·其三

唐代元稹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
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词。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惟将终夜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杏园(此后并校书郎已前诗)

唐代元稹

浩浩长安车马尘,狂风吹送每年春。

门前本是虚空界,何事栽花误世人。
赏析 注释 译文

离思五首·其四

唐代元稹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