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网古诗词大全
赵嘏

赵嘏

唐代

赵嘏 , 字承佑. 楚州山阳(今江苏省淮安市楚州区)人. 约生于宪宗元和元年(806). 年轻时四处游历. 大和七年预省试进士下第. 留寓长安多年. 出入豪门以干功名. 其间似曾远去岭表当了几年幕府. 后回江东, 家于润州(今镇江). 会昌四年进士及第, 一年后东归. 会昌末或大中初复往长安. 入仕为渭南尉. 约宣宗大中六.七年(852.853)卒于任上. 存诗二百多首. 其中七律.七绝最多且较出色.

395

轶闻故事


江苏山阳人赵嘏,字承祐,他在武宗会昌二年(842年)考取进士。①事实上,他的诗名早就满天下了;许多王公大臣也时常邀请赵嘏到他们府衙里作客,以表示对他的尊敬和推崇,但只是他所担任的官职却一直很低。



那年秋天,心中不无懊恼的赵嘏在登览了京城长安后,写了一首七律,其中有“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之句被大诗人杜牧看到,②杜当即大为欣赏,并称赵嘏为“赵倚楼”。要知道,这可是一个极高的评价呵!



后来赵的诗名越发响了,就连身居皇宫中的宣宗也都知道他。一次退朝后,宣宗便问宰相:“诗人赵嘏现在担任了好官吗?爱卿可把他的诗作拿来我看。”本身也是诗人的宣宗把赵嘏的诗集一打开,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那首《题秦诗》,其中有句子云:



徒知六国随斤斧,莫有群儒定是非。



自身同时也算是政治家的宣宗当即便愣住了,他很不高兴诗人赵嘏对时局作出这样的解释和拥有如此的看法,尽管那都已属于陈年老帐了;因此,赵诗人升官愿望也就泡汤了。



这无疑是悲哀的;但更为悲哀的,赵诗人的家事居然也陷入了令人惆怅不已的境地呢。



早些时候,曾经把家安顿在浙西的赵嘏,为了只身西上京城求取功名,便跟他的爱妾商量好,让她在家奉养他母亲;待功名一旦有了眉目,他便来接取她和母亲到长安去。



只是许多事情往往难以预料。中元节那天,鹤林寺里人山人海,远近的善男信女都来进香,以希企自身的愿望能够实现;而赵嘏家里那容貌美丽异常的爱妾也来随喜这场法会。



正当大家虔诚叩拜神佛之际,一位大官骑着高头大马从远处过来,一时间,众人走避不及。这大官一进来,一眼便瞥见了夹杂在众人堆里的赵嘏爱妾,随即吩咐手下兵士把她强行拉走。方丈见对方是权势极大的浙帅,竟也不敢去多嘴了。而众人更因不知就里,刹那间便都傻愣在了那里,呆立着不敢吱声。



到了第二年,业已考取进士的赵嘏在获悉这不幸消息后,自忖他还难以跟这浙帅的威权较量,就只有自怨自艾的份儿了。面对眼前这越发黑暗下来的天色,他一边含泪喝着苦涩的烈酒,一边低声吟道:



寂寞堂前日又曛,阳台去作不归云。



当时闻说沙吒利,今日青蛾属使君。③



由于该诗关系到赵诗人这么一个令人凄惨欲绝的身世,它很快便传开了。而此时,浙帅也听到了该诗,觉得自己也真是太过分了,遂派人把她送还给寓居在长安城里的赵嘏,并捎寄一封书信以表自己那深切的歉意。赵嘏当时正好有事要到关外去,在途经横水驿之际,骑在马上的他凑巧跟这爱妾邂逅了;夫妻两人便抱头痛哭起来。然而谁能料到,这整整哭了一夜的赵嘏爱妾,第二天天一亮,她竟香魂渺渺,玉魄悠悠,再也没能醒过来了。遭此骤然变故,赵嘏当即悲痛欲绝,并把她埋葬在横水北面容易被太阳照射到的高旷之地。



但赵嘏对爱妾的思念却越发深沉了,白天里他便觉得她那美丽的身影不时在眼前晃动。不久,尚处在盛年的赵嘏终因悲痛过度而去世。这可真是一桩令人为之悲哀不已的情事啊!



按:① 此据《北梦琐言》卷七及《唐诗纪事》卷五十六;而《郡斋读书志》及《唐诗三百首续选》等则以为会昌四年中进士。至于《唐才子传》则前后龃龉,在赵本传称二年,而在《马戴传》则又称四年。② 此七律诗题作《长安秋望》,《千家诗》、《唐诗三百首续选》同之;而《全唐诗》则作《长安晚秋》,一作《长安秋夕》。几,一作“数”。诗中另有异字不再出校。③ 关于沙吒利之事,具见拙著《唐诗故事余录·章台柳下感情深》,兹不赘。

赵嘏的诗文

宿楚国寺有怀

唐代赵嘏

风动衰荷寂寞香,断烟残月共苍苍。
寒生晚寺波摇壁,
红堕疏林叶满床。
起雁似惊南浦棹,阴云欲护北楼霜。

江边松菊荒应尽,八月长安夜正长。

江楼旧感 / 江楼感旧

唐代赵嘏

独上江楼思渺然,月光如水水如天。
同来望月人何处?风景依稀似去年。

忆山阳

唐代赵嘏

家在枚皋旧宅边,竹轩晴与楚坡连。
芰荷香绕垂鞭袖,
杨柳风横弄笛船。
城碍十洲烟岛路,寺临千顷夕阳川。

可怜时节堪归去,花落猿啼又一年。

南池

唐代赵嘏

照影池边多少愁,往来重见此塘秋。

芙蓉苑外新经雨,红叶相随何处流。

岁暮江轩寄卢端公

唐代赵嘏

积水生高浪,长风自北时。
万艘俱拥棹,上客独吟诗。

路以重湖阻,心将小谢期。
渚云愁正断,江雁重惊悲。

笑忆游星子,歌寻罢贵池。
梦来孤岛在,醉醒百忧随。

戍迥烟生晚,江寒鸟过迟。
问山樵者对,经雨钓船移。

敢叹今留滞,犹胜曩别离。
醉从陶令得,善必丈人知。

道蹇才何取,恩深剑不疑。
此身同岸柳,只待变寒枝。